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區塊鏈行業人才薪酬的下滑是理性迴歸的信號,但這個行業的人才需求缺口依然巨大。

作者 | 張少華  編輯 | 安心

過去兩年,隨着區塊鏈的熱潮湧起,行業內人才薪資水平也一度被捧上天價。

據媒體報道,區塊鏈工程師的月薪最高觸及10萬元,區塊鏈媒體編輯、記者的月薪也一度達到6萬元。有的區塊鏈公司甚至用虛擬貨幣向員工支付薪酬,隨着幣價飆升,持幣員工在短時間內就實現了財務自由。

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然而,盛夏之後是涼涼之秋,隨着區塊鏈熱潮褪去,行業人才的薪酬也開始驟然下降。

目前,國內幾大招聘網站顯示,區塊鏈人才的薪酬水平已大不如去年。據BOSS直聘研究院透露,今年二季度,與區塊鏈密切相關的Golong技術崗位,薪資環比上季度下滑超過4%,崗位對人才的吸引力已跌出前十位,受關注度顯着下降。

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從區塊鏈公司給出的具體薪資來看,很多崗位的“天價”薪酬不復存在,無論是技術開發人員,還是區塊鏈媒體從業人員,薪資都已和其他互聯網行業別無兩樣。

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圖:一些區塊鏈崗位目前的薪資

圖:一些區塊鏈崗位目前的薪資

1

區塊鏈人才市場降温

對於區塊鏈行業人才市場降温,身為hr的唐青有明顯感受。過去一年,唐青在上海一家科技公司負責區塊鏈業務人才的招聘。她表示,今年3月左右,區塊鏈人才招聘迎來熱潮,當時也正是3點鐘區塊鏈微信羣最火的時候。

“我們給技術崗的薪資紛紛給到30k+,區塊鏈分析師的薪資也超過25+”。唐青依然清晰記得當時的招聘“盛況”,“熱門崗位每天能收到超過20份簡歷,一些能力尚有欠缺的應聘人員也非常希望加入進來”。

但到了下半年,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唐青透露,目前公司給區塊鏈技術崗的薪資降已低到20k左右,每天收到的簡歷數量也寥寥無幾,不少應聘人員猶猶豫豫,“有幾個之前談得差不多的開發人員,現在也開始質疑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前景,不怎麼願意加入了”。

開源鏈公司CEO張洪為稱,區塊鏈人才一直難招,但現在自己公司招人趨於理性,不再急急忙忙用超常規薪酬招人了。

招聘方變得理性,求職者也開始冷靜看待區塊鏈行業的前景。

劉浩是在杭州工作的軟件開發工程師,近兩年一直關注人工智能、區塊鏈行業發展動向。他坦言,去年區塊鏈行業“高高在上”的薪資對他誘惑很大,為此他專門學習了共識算法、智能合約等區塊鏈相關知識。同時,他還親身實踐,積極參與到數字貨幣的投資中。

一年之後的今天,劉浩稱,自己對區塊鏈的興趣已經不那麼濃厚了,一方面是行業的招聘薪酬普遍下滑,另一方面, 他認為,“區塊鏈概念在去年被炒得太熱了,行業存在泡沫是必然的……別的不説,我投的幣現在都已經跌到了地板上……長期來看,還是人工智能發展前景更靠譜”。

2

行業薪酬縮水背後

到底是什麼打壓了區塊鏈人才的薪酬?

ICO是區塊鏈行業特立獨行的融資方式,也被外界痛斥是“割韭菜的遊戲”。但今年以來,“韭菜”越來越難割了,全球ICO融資金額在不斷縮減。ICOdata.io的統計顯示,全球ICO融資總額已經從今年1月的15.22億美元驟降至7月份的1.07億美元,總體下跌態勢明顯。

行業薪酬“大跳水” 區塊鏈真的涼了?
數據來源:ICOdata.io

數據來源:ICOdata.io

從“古典的”私募股權融資情況來看,目前區塊鏈公司融資停留在種子輪、天使輪的佔比超過60%,獲得D輪以上融資的企業屈指可數。這意味着,大量區塊鏈創業公司接下來資金缺口依然巨大。

據張洪為了解,今年以來,全球90%的ICO數字貨幣都破發,ICO融資不順利,導致很多創業公司不再能負擔得起高昂的員工薪水。與此同時,公鏈的創始團隊發現,維持一個公鏈的運作成本十分高昂,按照平均100個以上節點來計算,一年的費用支出起碼超過500萬元,加上開發、宣傳和管理費用,一些尋求落地的公鏈年費更是超過1500萬,沒有堅實的應用基礎自然是負擔不起的。

從更深層次的原因來看,區塊鏈人才“貶值”與行業發展大環境變化密切相關。

今年以來,隨着區塊鏈概念被被廣泛關注,人們對區塊鏈熱潮的質疑聲也不斷增多。除了早期入局的行業大佬因為圈錢、割韭菜行為遭到“千夫所指”,區塊鏈領域也暴露出不少問題。

首當其衝的是安全問題。過去一年中,全球多家數字貨幣交易所遭到黑客攻擊,不少投資者數字貨幣資產被盜且難以追回;今年5月,EOS平台被發現高危漏洞,更是讓很多人重新審視區塊鏈的安全問題。

5月29日,360技術團隊宣佈發現了區塊鏈平台EOS一系列高危安全漏洞,部分漏洞可以在EOS節點上遠程執行任意代碼,通過遠程攻擊直接控制和接管EOS上運行的所有節點。受此影響,EOS主網的上線時間被迫推遲了兩週。EOS是被業內寄予厚望的“區塊鏈3.0”平台,與比特幣和以太坊相比,EOS網絡的數據吞吐量和交易效率大幅升級。然而,被曝出安全漏洞使其魅力大減,EOS數字貨幣價格從6月開始陰跌不休。

除了安全問題,數字貨幣交易所“中心化”、“集權”的現狀也和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的初衷格格不入。數字貨幣交易所是區塊鏈生態中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業內對它們的抱怨聲越來越多。

如同股市是一國經濟發展的晴雨表,數字貨幣幣價可謂是區塊鏈行業的晴雨表。今年以來,主流數字貨幣幣價紛紛大幅走低。市值最高的兩類數字貨幣——比特幣和以太幣,目前幣價相比1月份最高點跌幅分別超過60%、70%,其它數字貨幣價格也普遍出現下跌。

今年7月,新華社就區塊鏈的投資價值專門發文,文章稱,在數字貨幣領域,一定程度存在泡沫、甚至集資欺詐現象。文章援引深圳市互聯網金融協會祕書長曾光的觀點稱,區塊鏈技術僅僅是對現有的信任機制能夠起到一定程度的優化作用,其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仍有待觀察。

業內觀點認為,區塊鏈技術發展需要經歷3大階段。首先是技術實驗階段,這一階段區塊鏈只被一些小眾的極客羣體關注,時間跨度從比特幣誕生開始,持續到2012年左右;之後,區塊鏈概念被主流人羣瞭解,這一階段從2012年持續到2017年。第三階段才是產業真正落地的時期,此時區塊鏈技術不斷成熟,與更多應用相結合,開始創造價值,但可能需要比以往更長的時間週期。

火幣資深分析師肖曉接受全天候科技訪談時稱,目前區塊鏈底層技術的一些瓶頸還沒有解決,比如可拓展性方面,還沒有達到能承載大規模商業應用的程度。因此,區塊鏈應用場景大規模落地短期內還無法看到,除了分佈式存儲、身份認證等通用技術方案可行性較高,應用落地總體還處於很早期的階段。

3

區塊鏈人才需求仍然缺口巨大

今年6月,鏈塔智庫BlockData與拉勾網聯合發佈的《2018中國區塊鏈人才現狀白皮書》顯示,今年一季度,區塊鏈相關人才的招聘需求達到2017年同期的9.7倍,發佈區塊鏈相關崗位的公司數量同比增長4.6倍。雖然人才供應量同比增加了235%,但專業區塊鏈技術人才的供需比僅為0.15:1,供給嚴重不足。

在7月舉行的“2018中國第二屆區塊鏈新金融高峯論壇”上,上海交通大學電子信息與電氣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龍承念直言,目前國內區塊鏈“專家”太多,人才太少。

從區塊鏈企業的招聘要求來看,他們需要的一般是技能複合型人才,比如,不僅要求應聘者熟練掌握GO、C++、Java三種編程語言之一,還要求應聘者對以太坊、超級賬本、共識算法、智能合約等區塊鏈相關知識有足夠了解。

作為新興行業,區塊鏈人才目前主要還是從互聯網、金融等行業流入,今後行業需要的是科班出身、專業對口的人才。但國內對區塊鏈人才的培養環境才剛剛創建,目前只有浙江大學、西南財經大學等少數高校開設了區塊鏈教學課程。

肖曉建議高校開設區塊鏈課程,企業和高校在區塊鏈人才培養方面加強合作,專注技術、行業發展趨勢的研究。井通科技聯合創始人武源文認為,區塊鏈人才培養,政府、行業協會應主導創建對區塊鏈從業者的評級認證體系,推動人才走向專業化。

武源文表示,區塊鏈熱潮褪去也有其積極意義,從現在開始,整個行業開始向正確的方向發展,開始積極和行業應用相結合,未來傳統產業都將基於區塊鏈技術來構建互聯互通、協同合作的產業生態,區塊鏈將作為產業生態的基礎設施。

此輪人才薪酬的調整,一定程度上正是行業迴歸理性發展的信號,隨着人才薪酬、幣價泡沫雙雙破裂,區塊鏈行業離“正確的發展方向”可能又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