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滿洲國的朋友圈:有的互相關注到死,有的最終彼此拉黑

本文為“國家人文歷史”獨家稿件,歡迎廣大讀者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偽滿洲國也用微信,這時它的朋友圈裏只有一個日本。但隨着世界局勢變化,一些或真或假、若即若離的朋友陸續登台,有的互相關注到死,有的最終彼此拉黑。


日本

不擇手段,只要中國承認偽滿洲國

 

偽滿洲國是1931年九一八事變的產物,是日本陸軍軍人綁架國家和政府的生動案例。僅僅靠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徵四郎大佐、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大佐、作戰主任參謀石原莞爾中佐等幾個中級軍官策劃挑動,在關東軍司令官本莊繁中將、朝鮮軍司令官林銑十郎中將背後支持下,關東軍數月間吞併了東三省。


“九一八”後第四天,關東軍參謀長三宅光治少將召集板垣、土肥原和石原三人討論處理中國東北未來事宜。板垣、石原最初主張“將全滿作為我國領土予以統轄佔領”,土肥原堅持“在我國的支持下,以東北四省及蒙古為領域,以宣統皇帝為首創建中國政權,並使其成為滿蒙各民族之樂土”。經過激辯,土肥原的意見成為最終決定。


土肥原賢二説幹便幹,跑到天津策動“便衣隊暴動”,將退居租界的溥儀帶到東北。1932年3月1日,溥儀被日本人炮製的“東北行政委員會”擁立為“滿洲國執政”。3月10日,偽滿洲國外交總長謝介石向日本、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蘇聯等17個國家發出通告,希望“創建外交關係”。


這個好友邀約的結果很尷尬。通電次日,哈爾濱當局邀請各國領事參加祝賀偽滿洲國成立的宴會,結果除日本代理總領事外,沒有一位外交官出席。就連日本政府,也是在事隔半年之後的9月9日才聲明“爾來帝國政府於半載之間,以絕大的關心及細密的注意,留意於滿洲國內之事態發展情形後……乃期於此際從速承認滿洲國,促進該地方之安定,並鞏固帝國之康寧,與永維東洋和平之基礎”。


1932年9月15日,“滿洲國執政”溥儀(左)和關東軍司令、“駐滿洲國特命全權大使”武藤信義(右)在《日滿議定書》簽訂後的招待會上相互敬酒。在該議定書中,日本承認了所謂的“滿洲國”,而“滿洲國”則保證日本在我國東北竊取的既得權益(“關東州租借地”和關東軍駐紮權利等)予以維持。另外在附件中溥儀以交換照會的方式將“滿洲國”國防大權交由日本人控制


對日本與偽滿洲國“建交”抗議最激烈的當然是中國。1932年9月16日,國民政府外交部向日本發出抗議書,直指“日本既以武力掠據東三省之全部,乃從事於傀儡組織之製造,諡之曰滿洲國,而使溥儀為主,一切實權則操之於向東京政府負責之官吏之手”;“日本遽行承認偽組織,此項舉動,一面適足以增加其罪戾,一面無異對國際聯合會之權威,為侮辱性之挑戰”。


中國越是抗議,日本便越是不擇手段地想讓中國承認偽滿洲國。1933年,日本關東軍入侵熱河,越過長城線直逼平津,逼迫國民政府華北負責人何應欽簽訂“塘沽協定”。通過這次戰爭,日方不但將熱河省納入偽滿洲國版圖,還強迫要求解決偽滿洲國與關內的通車、通郵問題。國民黨官員王子壯評論“其目的無非誘我對滿偽國作事實之承認,但我國如果上此大當,外交前途益將陷於不利也”。立法院也向國民黨政權最高決策機關中央政治會議提出“通車問題,決不可商,日如提議,只有拒絕,庶免有承認偽組織之嫌”。


但是,關內外本為一體,民眾彼此往來、親友互相通信是客觀需求,國民政府不可能用長城將之隔絕。為免承認偽滿洲國的嫌疑,1934年5月30日,中央政治會議決定“通車事務應交由商業機關承辦,車票應由該商業機關發行”。經華北政務整理委員會委員長黃郛親赴上海,與規模最大的旅行機構中國旅行社老闆陳光甫談判,以“如不接受,則華北各省有被侵入可能,則所爭者小,而所失者大”相勸,陳光甫終於答應試辦通車業務6個月。


從1934年6月至12月間,中國旅行社與南滿洲鐵路株式會社共同組建“東方旅行社”,進駐山海關,承辦所有進出東北的客車車票、貨運業務,以該社名義收費、結算,以此表示與政府無關。


中日雙方也開始了關內外通郵談判。會談中,中國方面嚴詞拒絕郵票上出現“滿洲郵政”字樣,不允許加蓋“滿洲國”郵戳,在票面上也不許印有溥儀頭像等“不適當的花紋”,日本方面同樣以各種條件討價還價。最後雙方談妥,使用僅有“郵政”二字的特殊郵票實施通郵。學者何輝慶評價“雙方之上級決策單位察覺,郵票在主權的承認上有超乎他們想象的效力”。


1940年,江蘇南京汪偽政權舉行宴會,招待日本、德國、意大利和偽滿洲國“使節”,正中戴眼鏡者為當時日本駐汪偽“大使”重光葵。1940年3月,日本扶植的汪偽政權成立。12月,汪偽政權和偽滿洲國沆瀣一氣,在日本的安排下“創建邦交”


政府的苦心並不為戰區之外的民眾理解。上海激進民眾團體對中國旅行社參與通車極為憤慨,指責中國旅行社“於本年六月間,悍然不顧舉國之反對,扶同南京政府之賣國政策,居然以第三者、純商業機關之巧妙名目,與日合作,承辦平沈通車,陷我國於事實上承認偽國而不恤”,號召各界斷絕與中國旅行社的業務往來、不從中國旅行社購買車票。中國旅行社上海本部的玻璃也遭人砸毀。壓力所迫,中國旅行社在1934年12月試辦期滿之後退出東方旅行社業務。


此後,歷經華北事變、綏遠抗戰,直到七七事變後,中日戰爭全面爆發,日本突然發現了另一個達到“國民政府承認偽滿洲國”目的的方法。1940年11月30日,“中國國民政府與滿洲國政府創建外交關係”的新聞爆出。不過,這個“國民政府”雖然尊奉孫中山先生為國父,宣稱遵循三民主義,使用民國紀年、青天白日國徽章和滿地紅的國旗,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假貨——它就是臭名昭著的汪精衞偽政府。

 

國際聯盟

我們中出了叛徒

 

偽滿洲國成立時,今天的聯合國還不存在。維持國際秩序的政府間組織,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成立的國際聯盟。日本吞併東三省後,中國即將此事上告國際聯盟。1932年初,國際聯盟派出英國貴族、前孟加拉總督李頓伯爵為首的代表團前往東北,調查認定偽滿洲國政權並非日本方面所宣稱的“真正的及自然的獨立運動”,其背景“一為日本軍隊之駐在,一為日本文武官員之活動”。9月,李頓調查團在北平公佈報告書,提出“滿洲將交還於中國”。


1933年2月,國際聯盟根據李頓調查團的報告進行投票,以42國贊成、1國棄權、1國反對的壓倒性優勢通過決議,肯定中國對東北擁有主權,不承認偽滿洲國的合法性。唯一的1票反對來自日本,1票棄權則來自亞洲僅有的幾個獨立國家之一、一直同日本交好的暹羅(今泰國)


投票之後,日本宣佈退出國際聯盟。國際聯盟也在6月發佈《不承認滿洲國辦法》予以反擊,向各成員國提出拒絕偽滿洲國政權加入各種國際公約和國際團體,拒籤護照等七項要求。


歷史學者安部博純指出,日本退出國際聯盟的目的是“擺脱中國和支持中國的小國集團的牽制,取得‘自由’,通過對列強的直接交易,誘使他們採取綏靖政策”。但是,緊跟日本之後第二個承認偽滿洲國的國家,卻正是一個小國——薩爾瓦多。


薩爾瓦多是個1841年才獨立的北美洲農業國家,面積2萬平方公里,當時由軍人出身的獨裁總統馬克西米利亞諾·埃爾南德斯·馬丁內斯(MaximilianoHernandez Martinez)統治。1934年5月21日,薩爾瓦多駐日本東京總領事通知偽滿洲國“駐日公使”,該國已在3月3日宣佈承認“滿洲帝國”。消息傳到中國,國民政府極為憤慨,指責薩爾瓦多身為國際聯盟成員“不獨違反國際信義,抑且觸犯國際盟約”,甚至不顧外交體面,直接嘲笑薩爾瓦多“此種蕞爾小國不負責任之行為,無足輕重,國際聯盟一致通過不承認偽國之原則,亦絕不因此發生任何影響”。


薩爾瓦多總統馬丁內斯,緊跟日本承認偽滿洲國的奇葩


薩爾瓦多總統馬丁內斯一貫醉心神祕主義,相信輪迴轉世,這或許是他聽從“上天安排”任意妄為,或許有其他原因。但是偽滿洲國皇帝溥儀對薩爾瓦多從此有了特別好感。1941年10月,他還有過隨薩爾瓦多使團逃離東北,擺脱日本人控制的想法。偽滿洲國政府為了維持這個新朋友,也不惜工本大批進口其唯一特產咖啡豆,甚至由偽滿洲國外交部官員親自包裝和推銷。偽滿洲國外交官宋淇涵回憶“大家笑着説:各國都像這樣來承認,外交部員變為洋商店員了”。


薩爾瓦多的行為,屬於明示承認偽滿洲國,而默示承認者同樣大有人在。


哈爾濱外國僑民匯聚,英、美、法、德、日、蘇聯等各國均設有領事館或者總領事館以保護國民利益。根據國際聯盟的《不承認滿洲國辦法》,大部分國家都沒有與偽滿洲國創建“外交關係”,只是領事館在繼續工作。因為根據當時的國際法習慣,外交關係並不等同於領事關係,斷絕外交關係也不等於斷絕領事關係。只要僑民在,領事館就有必要繼續存在。但雙方如互設領事館,就會被認為是默認對方為一個“國家”。


首先採用這一方法對偽滿洲國做出承認的是蘇聯。1932年3月偽滿洲國“建國”之初,蘇聯控制的“中國東北鐵路公司”就接受了偽滿洲國派遣的督辦(即公司理事長,這是中東鐵路公司唯一的中國人職位)李紹庚。5月起,蘇聯又陸續批准了偽滿洲國在蘇聯海蘭泡、赤塔、海參崴等處設立領事館。據曾任偽滿洲國駐赤塔領事館書記官的王替夫回憶,1934年3月溥儀稱帝之後,領事館舉行招待宴會,蘇方的赤塔市長、軍區司令還前來參加。


與此同步,1933年起,蘇聯不顧國民政府一再抗議,主動提出將中東鐵路轉讓給偽滿洲國。經過40多次會談,雙方在1935年3月23日簽署《蘇滿關於中東路轉讓基本協定》,偽滿洲國以1.4億日元獲得了中東鐵路所有權。1941年4月,蘇聯和日本簽訂《蘇日中立條約》,特別聲明“蘇聯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日本保證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由默認變明示,正式承認了偽滿洲國,並換取了日本對“蒙古人民共和國”的承認。


在蘇聯之後,波蘭也採取默示方式承認偽滿洲國。1933年6月,波蘭駐日大使開始接觸偽滿洲國的“駐日公使”丁士源,之後往來逐漸增加。1938年10月,波蘭接待了偽滿洲國經濟部大臣韓雲階率領的訪歐使團,雙方簽訂經濟互惠協定,隨後又同意偽滿洲國在波蘭開設領事館。


外交關係與領事關係,外交承認與事實承認之間形式複雜、關係微妙,自然存在關係模糊的國家。梵蒂岡在1934年委派“吉林代牧區宗座代牧”法國人高德惠(Auguste Gaspais)負責“本教在滿洲國境內各教區以與滿洲國政府接洽關於天主教會一切事宜”。另一個北美洲小國多米尼加,該國總統拉斐爾·特魯希略(Rafael Trujillo)連任之後,時任偽滿洲國外交總長的謝介石致函祝賀,對方於1935年3月回函致謝。這兩國是否屬於承認偽滿洲國一直存在爭議,1942年出版的《滿洲建國十年史》中兩者均未列名邦交。


有意思的是,1933年國際聯盟會議上唯一的棄權國泰國,卻等到1941年太平洋戰爭之際,才承認了偽滿洲國。

 

軸心國

傀儡同流終於成了氣候

 

德國、意大利兩國與日本結成軸心國聯盟,成為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元兇。但在20世紀30年代前期,德、意兩國卻對偽滿洲國不置可否,在1933年的國際聯盟會議上還投了反對票,到1937年之後兩國才先後承認偽滿洲國,其間歷程頗為曲折。


以德國為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日本在中國攻佔了德國創建的租界城市青島,在太平洋還佔領了原由德國支配的幾個小島,使德國外交界始終存在對日敵視情緒。以至於納粹黨登台後雖然主張與日本進一步發展關係,外交界卻建議以承認偽滿洲國為價碼,和日本多討價還價一番。德國駐日本大使狄克遜便明確表示,偽滿洲國是“德國可以用來從日本那裏獲取政治或經濟利益的唯一王牌”。


與此同時,德國對華貿易總額卻一直在攀升。到1931年,德國對華貿易總額達到3.57億馬克,是對日貿易總額1.74億馬克的兩倍。外交和經貿往來上,德國同時與敵對的中日兩國密切交往,場面十分奇怪。一方面,德國與日本在國際關係上不斷走近,1936年11月兩國簽訂反共產國際協定,形成了軍事同盟。另一方面,德國與中國仍然保持軍事往來,中國從德國採購大批軍事裝備,還聘請德國軍官訓練抗日部隊。


這種情況與德國正在積極備戰,對中國的鎢、銻等稀有金屬有迫切需求關係匪淺。到1937年中日戰爭全面爆發,德國仍然沒有承認偽滿洲國的意思。德國政府不但一度拒絕日本關於從中國軍隊中撤出德國軍事顧問的要求,德國駐華大使陶德曼還出馬擔任了中日停戰的中間人。但是,隨着國際形勢的變化,德國最終選擇倒向日本。1938年5月,德國與偽滿洲國在柏林簽訂條約,互相承認。而意大利在1937年11月加入《反共產國際協定》後已經承認偽滿洲國。中國政府雖然向兩國表示強烈抗議,但也無濟於事。


有了軸心國這個大靠山,偽滿洲國的朋友圈突然熱鬧了起來。在德意日之外加入軸心國的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簽署了《反共產國際協定》的西班牙、芬蘭、泰國,以及軸心國集團扶持的一批傀儡政權,如維希法國、“自由印度”政府、緬甸巴莫政權、菲律賓勞雷爾政權等,前後有超過20個政權和偽滿洲國互相承認。


1938年,出訪意大利的偽滿洲國和平代表團成員(圖中三位鞠躬者),在羅馬無名英雄墓前鞠躬致意,陪同的前排意大利軍官敬法西斯式抬臂禮,後排也有敬英式海軍軍禮


到1940年初,偽滿洲國除了在日本設有“大使館”外,還在德國、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設立了“公使館”,其他政權或設領事館,或有代表處,儼然擁有了一個熱鬧朋友圈子。這年12月,偽滿洲國與汪偽政權也“創建邦交”,並於次年互設“大使館”。因為偽滿洲國成立之初,規定其居民均為偽滿洲國國民,闖關東的農民、商人也被強行賦予偽滿洲國“國籍”,所以兩個偽政權建交之後,汪偽發現偽滿洲國根本沒有它的“僑民”。汪偽外交官周逸峯迴憶,“(汪偽)在中國領土上設立大使館已成為笑柄,沒有僑民,設立領事館,更是笑話”。


1942年5月4日,為慶祝偽滿洲國“建國”十週年,汪精衞(左三)乘機抵達大連,由此轉乘火車抵達“新京”(即長春)訪問。隨行有褚民誼(偽外交部部長)、周隆庠(偽外交部政務次長)、楊揆一(偽參謀本部部長)、林柏生(偽宣傳部部長)、陳君慧(偽僑務委員會委員兼全國經濟委員會祕書長)、陳昌祖(偽航空處長)、周作人(偽華北教育總署督辦)等人


隨着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擴大和同盟國的節節勝利,偽滿洲國的朋友圈也在發生劇烈變化。波蘭在1939年亡國之後,由流亡英國的西科爾斯基(Sikorski)政府於1942年2月宣佈取消承認偽滿洲國。最早承認偽滿洲國的薩爾瓦多在1941年加入了同盟國,隨之停止了與偽滿的“外交關係”。


隨着第二次世界大戰軸心國的失敗,那些軸心盟友和傀儡盟友也陸續消失了。到了1945年8月,偽滿洲國隨着日本失敗而垮台,它的整個朋友圈也隨之灰飛煙滅。將它消滅的,正是曾“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的蘇聯。


(參考資料:《國民政府公報》;《申報》;[日]信夫清三郎等《日本外交史》;[日]緒方貞子《滿洲事變政策形成的過程》;[德] 恩斯特·柯德士《最後的帝國 沉睡的與驚醒的滿洲國》;《黑龍江文史資料第25輯 偽滿外交官的回憶》;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金融研究所編《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史料 》;何輝慶《分裂國家的政治性與事務性談判以一九三四年華“滿”通郵談判為例》;許雪姬《是勤王還是叛國 “滿洲國”外交部總長謝介石的一生及其認同》;王文鋒《偽滿洲國對外關係研究》等)


注:本文為國家人文歷史原創,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抓取。


好 文 推 薦


女真兩年滅亡北宋,南宋卻為何能抵抗100年?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圖志 | 什麼是中國?從6500萬年前説起

世界上本沒有中國,是中國人創造了中國。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歷史課本上秦始皇、諸葛亮、唐玄宗原來全是同一個人,今天見到的帝王畫像有幾分可信?

在傳媒不發達的時代,帝王,這個最神祕的政治人物往往自帶附魅功能。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點擊圖片查看


國家人文歷史

微信ID:gjrwls

長按關注

關鍵詞:歷史

相關推薦:

偽滿時期的日本“皇民化”攻勢,14年把自己洗成“白蓮花”,讓年輕人淡忘國族身份

末日降臨時的羣醜表演:溥儀跪拜磕頭祈求天皇平安,自打嘴巴以示對日忠心

關內關外諜影重重,遺老遺少接踵而至:一場“建國”醜劇正在上演

金一南:我們應有怎樣的國家觀念

七七事變後才兩年多,蔣校長就準備對日媾和了

中日俄持續三個世紀的混戰戰爭真相!

日寇侵華時 九志士冒死傳出一個神祕藍布包

楊建安:一位民間收藏家眼中的抗日戰爭

希特勒曾三次調停中日戰爭最後為何都失敗?

抗日期間,哪些國家曾經承認過偽滿洲國和汪偽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