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獵雲網(微信號:)北京】9月14日報道(文/張鵬會)

9月14日,第二屆閩籍互聯網領袖峯會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舉行。

在圓桌論壇環節,主持人為AA 加速器創始人吳玲偉,IDG資本董事總經理王辛、順為資本合夥人賴曉凌、軟銀中國執行董事潘政榮、春光裏資本合夥人盧常福、堅果資本合夥人邵元勝、熊貓資本合夥人李論、陽光保險集團首席AI科學家許振斌、無限自在傳媒董事長朱瑋傑受邀參與了圓桌對話,圍繞《未來哪些產業互聯網領域值得投資》的議題,分享了自己的觀點。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IDG資本董事總經理王辛

王辛認為,資本寒冬裏有巨大的機會,越是困難的時候,越是應該保持極強的敏鋭度。“越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創新性越強,就像當時互聯網青黃不接,出現了移動互聯網。”王辛坦言,寒冬時候願意出來的創業者,他都會高看一眼。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順為資本合夥人賴曉凌

賴曉凌表示,今年的資本並沒有大家説的那麼寒,更像是一個調整期,因為過去幾年市場上的錢太多了,現在冷靜下來是行業的正常週期狀態。對於未來,他認為目前移動互聯網無處不在,互聯網與各種行業的跨界將充滿無限機會。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軟銀中國執行董事潘政榮

潘政榮認為,寒和不寒是相對的,在最寒冷時候能夠拿到錢,更能夠證明投資人的眼光。同時,他認為行業最終會向頭部匯聚,不是一兩家,而是小几十家的規模,剩下的沒辦法,死的死,活的活。對於未來,潘政榮表示會繼續投科技驅動的項目。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春光裏資本合夥人盧常福

盧常福認為今年是確認無疑的寒冬,甚至可以量化一下,零下85度。“對創業者來説,冬天畢竟不是末日,大家還得吃飯,還得幹活。”盧長福建議創業者要更謹慎,儲備更多過冬的糧食,做更謹慎、確定性的事情。同時他表示看好消費升級和環保、大數據領域。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堅果資本合夥人邵元勝

邵元勝認為,前幾年的雙創使得市場出現了大量的創業者,和各種各樣的項目,這增加了投資人投資判斷的噪音。他認為資本寒冬背後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前段時間資金供給變多,資本收益率下降,導致資本的出資意願降低;二是移動互聯網的浪潮正在褪去,至今還沒有看到新的浪花,機會並不多。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熊貓資本合夥人李論

李論認為投資要有信仰,投資人在風險投資決策前應該想清楚,是否願意把錢投入長達6年、9年才有回報,甚至拿不回錢的行業。“我們投資項目的標準有三條:是否有1億用户、能否掙到20倍、能否掙到1億美金。”李論表示,只要創業者符合這三條,就有進一步探討的機會。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陽光保險集團首席AI科學家許振斌

許振斌表示未來看好保險科技、金融科技,和智能醫療。“中國保險普及率遠遠低於日本和美國,而且中國老齡化在加劇,因此保險科技是一個很寬很廣的賽道”。同時他認為數字化轉型是所有企業的一大痛點,從這個角度來講,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機會有很多。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圓桌論壇:資本寒冬下的投資趨勢

無限自在傳媒董事長朱瑋傑

朱瑋傑認為,寒的結果,是讓不受寒的人離開它,這個行業反而會得到一個淨化,得到金字塔頂端的更多收益。“今年我們投的《前任3》、《後來的我們》、《反貪風暴3》取得了很好的結果。我們的目標是投這個行業的頭部電影項目,今年完成了一半以上了。”

以下為圓桌論壇分享實錄,獵雲網整理刪改:

吳玲偉:我好像發現過三年就有一次資本寒冬,今天的寒冬大家怎麼看,是不是覺得是寒冬,如果是的話,覺得有多寒。

王辛:寒冬這個詞,每年論壇大家都要提一次。我2008年入行,那時候非常寒。你説,寒不寒,我覺得寒透了。其實每一個時代裏面有很多挑戰,對於創業者來説是很平常的事。寒冬裏面有巨大的機會,因為機會從來不會寫,這是機會,投資人快來投。所以越是這個時代,寒冬時候願意出來的創業者,我會高看一眼。今天還是暗流湧動,越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創新性很強。就像互聯網那波青黃不接的時候,出現了移動互聯網。像諾基亞天天研究競爭對手的變化,沒有意識到三年以後手機業務被人超過了。這是難以想象的,創新就是兩三年會發生。所以今天越是困難的時候,越是應該保持極強的敏鋭度。

我們非常有意願支持創業者偉大的理想,這是我對寒冬的看法,謝謝。

賴曉凌:我覺得還好,沒那麼寒。像2002年、2003年,後來的2008年,我也是2007年入行,也是一入行就説寒冬來了。2013往後推,像2015年,但是當時也法覺得多寒,因為錢太多了。2015年到2018年,我覺得更多是一個調整,市場上的錢蠻多的。過去幾年太瘋狂了,做個調整就好了。

潘政榮:我覺得這是一個週期,我不覺得一定不好。這一波人民幣少了很多,因為央媽管得比較緊,不是今天,而是半年前。現在逐步傳遞到投資行業裏面來,但是美元這塊沒有太多的影響。在這個時間點上,對於投資人來講好的地方,估值會下降很多。所以寒和不寒是相對的,我也非常同意王辛講的,在最寒冷時候能夠拿到錢,更能夠證明你的眼光和支持。

盧常福:我認為這是確認無疑的寒冬,而且可以量化一下,零下85度。我看了一個數據,上半年VC、PE的父募資額比去年下降了85%。這還不是説的三到五年的小週期,或者七年的週期。寒冬不是比去年冷一點,它跟以往的冬天不一樣,因為它冬天寒冬的程度不同。我覺得在宏觀上,在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的大週期來看,導致現在募資難總體的原因,包括原來的經濟結構出口,導致了外匯累計,累積了外匯超發,導致錢多。現在這種局面會完全逆流,所以這種事情,還是跟以往不同。因為大家沒見過,所以不知道未來是怎樣的走向。但是我認為從創業者來説,冬天畢竟不是末日。大家還得吃飯,還得幹活。無非是大家要更謹慎,儲備更多的過冬的糧食,做更謹慎、確定性的事情。所以冬天該幹嘛,還是幹嘛。

吳玲偉:在你看來,這是40年來最寒的一次嗎?

盧常福:就是這個寒冷的性質不一樣,不是量上的變化,是性質上的變化。

朱瑋傑:因為寒肯定是很寒,因為我是做影視投資。這個寒在我們身上很明顯,以前家裏人打電話都是問一些最近項目怎麼樣,現在都是問一些八卦。這些八卦已經寒到家人都開始覺得特別神奇了。我認為目前的時間段,再寒,每個行業的領域裏面還是有很多的投資機會的。像今年影視行業的寒冬出現以後,其實我們一路投資過來,包括今年投的《前任3》、《後來的我們》、《反貪風暴3》取得了很好的結果。其實寒的結果,讓不受寒的人離開它,這個行業反而會得到一個淨化,得到金字塔頂端的更多收益。所以目前的寒在我們身上體會不深,我們反而還享受每天新的票房成績。目前的情況我們接受、應對。

吳玲偉:所以在當下的話,實際上是在擠壓泡沫,去凸顯品質和價值的一個環境,反而是件好事。

邵元勝:關於資本寒冬,我整體的觀點,這是投資非常好的時機。向前幾年的雙創,大量的創業者冒出來,各種各樣的項目,這樣也會增加很多投資人投資判斷的噪音。我剛才也在想,資本寒冬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我想到兩個。

第一,前面的嘉賓提到了走向。因為現在每隔兩三年,大家會講到資本寒冬。今年會特別寒一點。資本會變得更多,這樣會導致資本收益率下降,資本會導致出資的意願會降低。這是從資金供給方面講的。

第二,因為堅果做中早期的移動互聯網投資,移動互聯網投資大的跑到,現在大的浪潮已經過了,現在大家都在捕捉大的浪潮。看還有沒有新的浪花冒出來。但是小的浪花有一定的偶然性。也會造成機會變少,我覺得這也是造成資本寒冬的原因。迴歸到我剛才的第一句話,資本寒冬對於投資人來講,是非常好的投資時間節點。

李論:我給自己爭取兩分鐘的廣告時間。我們熊貓資本的口號,是熊貓資本把你當寶。我們該怎麼投就怎麼投。如果你還在福建創業,我們會覺得你可以找別的投資人。如果特別希望走出福建,到北京、深圳,到更廣闊的天地,我們更喜歡這樣的創業。因為福建人的精神,是去實踐。我們更喜歡跟這樣的團隊去合作。只要你膽大,我們膽不回比你小。

吳玲偉:熊貓投過哪個出名的企業項目?

李論:我們投的蠻多的,我們一般一年只投七八個,但是我們看準了一定是ALL IN。我在摩拜放了170萬美金,我們就是弱愛變深愛,只要你夠牛,別人不投你,我也堅持。一期基金22個項目,4個項目投了半個基金的錢。只要你夠強,不管別人怎麼看你。我們當年投摩拜,別人也不看好,我們就ALL IN。我們堅持獨立判斷,不像賴老闆,他們很有錢,沒有寒冬。我們還挺喜歡,我們甚至認為不叫寒冬,現在叫涼爽,之前叫過熱。傻瓜都能得到錢,這是不對的,這種錢給了你,價值也很小。創業的過程不是幫投資人消耗掉2000萬就是創業成功了,你也能夠實現自我價值,也能幫投資人賺到錢。我們喜歡賺反共識的錢,如果這些都是共識了,基本賺不到錢了。我們這種小基金,我們大概管七八億人民,1個億美金。如果我們喜歡你,我們就支持你。一定是所有人都支持你的時候,我們還會選擇支持。

許振斌:我從大企業的角度,從投資的角度説一下。有些創業公司的導師,原來有泡沫的時候,他們覺得做事情很容易,不能燒錢。最後確實碰到一些問題,我幫他們理順一些商業模式。過去燒錢的模式,現在發現是不對的,要把商業模式理順。從創業公司角度,我能夠看到確實資本上會迴歸理性,也有一些泡沫。陽光保險不是每個人都熟悉,它是中國第七大保險公司,每年營業額千億左右,資產幾千億。業務範圍除了主營保險業務之外,車險、健康險之外,我們還有互聯網金融,對標陸金所,我們還有醫療健康養老,我們有自己的醫院。所以我們業務面非常廣,還有資產管理,我們有幾千億資產要管理,還有海外投資。

從我們的業務面來講,我們是非常廣的。在業務層次上,我們處於數字化轉型階段,我們非常喜歡有很好的創業公司。比如説保險科技的公司,或者是汁醫療的東西,來跟我們合作。所以從這個方面來講,我認為好的創業公司有很多機會。因為現在數字化轉型是所有企業的一大痛點,特別是會激進一點,覺得企業要重新改造。從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機會很多。

從第三個角度我講一下,投資方這塊,陽光保險有不同層次的投資。可以投資早期或者中期、晚期,舉個例子,我們有一個陽光融惠(音)資本,有170多億的資產。我們投的比較成功的像滴滴出行、360、曠世科技、商湯。我們一直在尋求比較高質量的創業公司,有的時候我看到很高質量的創業公司,反血痕難投進去。最近我給他們引進了一家公司,就是做保險科技非常熱的科技公司。我是從業務方跟它做合作,與此同時我們希望從投資方做一些投資。我們跟它討論以後,發現人家不缺錢,人家在美國投資人踏破了門檻。因為它這家公司科技很先進,數據量非常大,屬於非常領先的階段,沒有人能夠有它那麼多車輛行駛數據。像這種優質創業企業,拿錢是沒有任何問題,我們可以拿很多錢投。所以還是看你具體做的哪一個投資項目,哪一個創業項目。好的創業項目,我們一定會去投的。

吳玲偉:市場這麼寒的時候,保險是最好的行業。今天還有一位嘉賓,是朱瑋傑。

今年確實是寒冬,但是對於一些習慣於寒冬的人來説,任何時候都是一樣的。我們也提出來,今年確實有一點不一樣,今年的經濟形勢跟以往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還是要關注。其實剛剛這幾位都是投資界的土豪,他們真的是沒有寒冬。因為越寒冬,對於這些頭部基金是越好的。今年有一個觀點,真的把所有裝的投資人打成了創業者,因為他們融資、募資很難。接下來的問題,不用一個個回答。今年你們是不是真的感興趣到了募資很難呢?如果難的話,覺得在哪些地方比以往難,你們還會用什麼方式去募資?如果今天有這麼多的福建老闆,你們想跟他們説的是什麼。

李論:他們不募資,我看一下這裏面可能募資的只有我。感謝王老師投了我們一點。如果給在座的老鄉建議,不要投VC,VC不是商業模型,VC的錢不適合你,你的錢不適合投VC。要想明白,把你的錢投入很長期、連續支持一個團隊六年以上、九年以上,甚至拿不回錢的行業嗎?投VC要有願景,就像我們有個願景叫支持年輕人,用科技跟創新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這句話特別虛,但是我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很多事情不符合,我是不投的,比如現金貸,我覺得這對年輕人不好。我覺得願意投VC的LP應該有這樣的願景,就像對於宗教一樣,很多教堂裏面的錢,願意把錢給教會一樣。你已經想好了這個錢我並沒有打算能夠短期內形成多好的財務收益和回報,而是願意把這個錢拿去支持這個社會,做一件更正確的事。如果是這樣,你可以參與一下早期的LP,如果不是的話,你打算VC作為投資渠道,或者三方理財發一些理財產品。今年冷,第一,央媽收緊,政府不給錢。第二,銀行的表外錢出不來了。但是我認為這個錢不應該進入到這個行業,這個錢被擠出去是對的。你看全世界什麼錢進這個行業?都是養老基金,像波士頓消防隊的養老金,就是這個錢是很長期的錢。

今天這樣的場合,我們不説假話。如果你真的是個企業家,你的錢不容易,希望這個錢給你20%多的回報,而且當下馬上就希望第二年就能給你回報,你的錢不要進入VC行業了。

吳玲偉:確實要投VC,要耐的住寂寞,要長期陪伴。

潘政榮:我們很少向個人去募資。我們的募資和IDG 類似,我們募資是向政府募資,它的邏輯方法是不一樣的,我們比較少向個人去募資。我覺得VC機構募資,一開始不會特別容易,特別是中國的個人,這是不太容易的。前幾年很多個人LP很活躍,是因為投向了好的明星項目,比如當年小米很火。像政府這塊,因為央媽收緊以後,現在表外資產受限會少一些。但是我們個人LP,是不夠成熟的。我非常同意李論説的,如果你對於VC沒有信仰,個人投資是受不了很長時間的。從這點來説,過去和現在都差不多。

吳玲偉:追問一個問題,因為現在市場上更多的錢會聚集到頭部,中小資本活得特別難。央行縮緊,LP緊張、政府不給錢,建議他們往哪去?

潘政榮:這是必然趨勢,創業板起來以後,中國的VC一下起來,這是行業發展的必然。這個過程經過了六七年之後,很多沒有第二期了,業績沒有辦法繼續下去,這是一個行業不起來下去的過程。這個行業一定會往頭部去匯聚,這個頭部不是一兩家隆重,我認為是小几十家的規模,是這麼一個量級。剩下的沒辦法,死的死,活的活。

吳玲偉:你們對小基金有什麼建議,它跟創業者一樣,慢慢的頭部出來,更多的基金會去掉。

潘政榮:要有信仰。

王辛:你像熊貓資本那麼早騎摩拜。

吳玲偉:所以小基金要敢於看準,投中了,就變成大基金了。

李論:我不太完全同意,這裏面有系統方法論。我一直把做熊貓當創業一樣,其實我們去IDG募資也是跟創業者融資一樣。

吳玲偉:原來小基金可以向大基金融資。

李論:你講清楚你的優勢在哪,我們問另外一個跟IDG等量的基金談的時候,我説,我保證在這個賽道比你走得更好,你給我錢嗎?你找我這樣的人去你的基金做合夥人,還要給我工資。你現在做我的LP,不用給我工資,我掙的錢80%你拿走,為什麼不投我呢?我覺得很多時候融不到錢,你因為你自己沒想清楚。VC在什麼地方能存在?這是概率論的問題。為什麼VC做大以後,只有中國、美國有機會,沒準以後印度有機會。首先你要有體量,沒有體量怎麼出來。所以之前大量的VC腦子裏琢磨裏投的是生意,這不是VC項目。我們投項目標準很重要,就是三條。第一,現在中國有沒有1億用户。在中國沒有1億用户,我們不投。還有一個前提,這1億用户的需求沒有被滿足過,比如單車為什麼投,中國人短途交通一定有1億需求,沒有被滿足過。

第二,如果掙不到20倍,我不投。我VC投得再好,也有項目死掉。

第三,這個項目掙不到1億美金,我不投。不管我放多少錢,我放1000萬美金也好,100萬美金,我都希望這一槍打下去拿1億美金。如果你覺得符合這三條,我們可以聊。不管你的項目多妖怪,只要符合這三條,我們都可以聊。

吳玲偉:我們應該給李論掌聲一下。投資人跟創業者一樣,必須狼性,做細分市場的專業人士。最後一個問題,我們還是投資人,特別想看看大家投什麼項目。請每個人説一下你們看好當下環境裏面看好的方向。

王辛:我們現在關注的是基礎領域的創新。

賴曉凌:移動互聯網無處不在,所以互聯網跟各種行業的跨界。

潘政榮:我們會一直投科技驅動的項目。比如人工智能跟各行業的應用,從消費互聯網往產業互聯網的發展,這些領域都是我們一直以來堅持投的。

盧常福:我們投消費升級和環保、大數據這一塊。

朱瑋傑:我們主要投這個行業的頭部電影項目,我們今年基本的投資目標就是環球50名票房,現在完成了一半以上。

邵元勝:我們投跨境出海,以及下沉市場,還有所謂的垂直人羣和垂直行業。

李論:一句話,足夠瘋狂、能讓世界變得更好。

許振斌:我們投資保險科技、金融科技,還有智能醫療。為什麼我覺得保險科技是值得創業的呢?保險這個領域,現在每年全球保額在5萬億美金,中國保險普及率遠遠低於日本和美國。而且中國人的年齡在老齡化,我認為這方面,創業者是有一個很寬很廣的賽道,可以在這裏做一些創業。我認為保險科技最重要的是數據科學,大家知道人工智能,區塊鏈在保險是真正有用的,比如再保產品。我覺得創業者可以在這裏找到一個很寬很廣的賽道,我們也願意去投資。

吳玲偉:今天最後一場圓桌論壇就到這兒了,我們AA加速基金都是在尋求該來未來的項目。所以你們是好的創業者,可以選擇我們。這些土豪,可以對我們這些小基金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