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擁抱新事物是青春的證明

獵雲注:關於前幾天徐小平對區塊鏈的發言,近日,他在黑馬成長營闡述了自己為什麼看好區塊鏈和他的學習生涯。他提到,擁抱未知是偉大的時代精神。他本人對新事物是渴望的,對尖端的創業潮流是熱愛的。他寧可相信,絕不懷疑。這是創新者、終生學習者的一個必須的素質。這也是我們能夠投到這樣區塊鏈時代創新公司的原因。 文章轉自:創業家(ID:chuangyejia)。

1、區塊鏈技術帶來的影響怎麼強調都不為過

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是“終生學習,擁抱青春”,大家看我青春的樣子就知道我一直在學習。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前幾天關於區塊鏈的發言,我在羣裏説不要分享出去,結果還是傳出去了,搞得我措手不及。所以今天我講的東西大家也不要分享——誰分享出去我罰他一個比特幣。

我先講講我為什麼要發那個帖子,我要藉此機會和大家講講心裏話。我是在1月9號凌晨5點鐘左右發出去的。自元旦以來,前後十幾天,我基本上沒有在4、5點以前睡過覺。為什麼?我日日夜夜和區塊鏈各方面的朋友聊天,不是聊如何ICO,而是請教區塊鏈知識。

什麼東西讓我感到興奮、痴迷呢?因為在對此旁觀懷疑好幾年之後,我開始意識到,區塊鏈技術可能帶來巨大改變。什麼叫巨大改變?

六年前我和在座的黑馬導師李祝捷(創業家&i黑馬注:不惑創投創始人)一起投了找鋼網。找鋼網一舉顛覆了整個鋼鐵中介行業;微信的出現顛覆了電話,京東的出現顛覆了電器賣場,滴滴的出現顛覆了出租車業務……AI的出現人們擔憂會顛覆人們的就業,而區塊鏈又將改變什麼?作為天使投資人,我對區塊鏈技術不能不保持一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所以我要拼命學習。

為什麼我會將那段話發到真格CEO羣裏?因為這裏面每一家公司真格基金都投了幾百萬、上千萬人民幣,如果我們的創業者面對這一次新技術革命錯失良機的話,就有可能被淘汰。猶如找鋼網淘汰整個鋼鐵業的中介系統。一個獨角獸,一筆幾千萬、上億美金的融資就有可能付諸東流。我們曾經的夢之項目,有可能成為夢中看花,醒來一無所有。所以我的短信,首先是從真格投資公司出發,號召他們不要忽視區塊鏈技術。

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上,大多數創業者的機會窗口只有短短几個月、甚至幾周。往往轉眼之間先發優勢就沒有了,再去追趕就十分艱難。區塊鏈的到來,給很多行業帶來的變數可能超過以往。因此,我覺得要必要用比較高調的語言喚醒大家,畢竟這是一個自己人的社區嘛。所以,我在凌晨5點鐘給我們被投公司CEO發了那段話。

對於整個事件傳播的結果確實不是我期待的,但我也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它起到了“提醒人們瞭解區塊鏈技術革命”的作用。我是希望人們知道這一點的。而這個信息經過我們自己羣裏的一段緩衝和轉發,比我直接在什麼地方振臂高呼好。我對新生事物有激情,但我從來不是那種冒進、偏激的人。

區塊鏈對世界的改變正在影響各行各業。有人説區塊鏈不能顛覆所有的行業。當然是這樣。互聯網也沒有顛覆鋼鐵業、採礦業、房地產。但互聯網給三百六十行都帶來了好處。區塊鏈必然也是這樣。

請大家記住,以上我講的只是區塊鏈,而不是ICO。ICO只是區塊鏈技術的一個應用,而不是區塊鏈技術本身。有人説98%的ICO項目不會有回報,因為泡沫太多了,這一點我是同意的。但ICO最大的問題不僅是泡沫,而是缺乏監管。這個問題,我相信政府一定會有所作為。

如果有了完善的法律和嚴格的監管,ICO會不會成為一個好的融資途徑呢?傳統的IPO,如果結合了區塊鏈技術,會不會更加高效?我覺得區塊鏈技術孕育着無限的可能性。

2、擁抱未知是偉大的時代精神

5年前我在硅谷開會,一個叫Tom Ding的小夥子走過來,他説要做一個為初創企業融比特幣作為啟動資金的公司。我一聽這個東西太燒錢了,也不知道比特幣有什麼用,但這個小夥子是復旦大學畢業的,14歲就到復旦,18歲就畢業了。他是一個天才。我就當場拍板給了他投資。這是一個很經典的天使投資,50萬美元15%。經過千難萬險、九死一生,Tom Ding把他的公司與另外一家公司合併,造就了硅谷區塊鏈領域最炙手可熱的Dfinity!

4年前我見到李林(創業家&i黑馬注:火幣網創始人),是朋友介紹的,他説要做一個比特幣的交易平台,我説行,我們投。後來投資界的很多朋友勸告我不要投。他們説:小平,你不能投比特幣,比特幣是專門用來交易軍火、毒品的。我一聽,心裏想:如果比特幣能夠用來在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人之間做交易,那它如果用於合法交易該多棒!因為交易的靈魂是信任。比特幣能夠解決信任問題。所以我就投了。

Tom Ding和李林,他們身上展現出來的對新事物、對未知的擁抱,是這個創業時代最偉大精神。所謂創業就是擁抱未來、擁抱未知。我本人對新事物是渴望的,對尖端的創業潮流是熱愛的。我寧可相信,絕不懷疑。這是創新者、終生學習者的一個必須的素質。這也是我們能夠投到這樣區塊鏈時代創新公司的原因。

過去4、5年,每年春節以後回到北京,我都會迅速感到一種生理的不適——怎麼出現這麼多新東西讓我無法消化、理解?比如,2017年初AI浪潮滾滾而來,到了年底AI+就提出來了。互聯網搞了20年,直到3、4年前才提出互聯網+,可互聯網還沒“+”完,AI+就來了。而現在,區塊鏈就又開始了。

今天早晨五點半起牀飛回國的。一起牀,發現朋友圈裏有一個創業者還在工作。我問他怎麼不睡覺,他説我在跟加州的人聯繫,大家準備用區塊鏈技術來做一個志在顛覆微博的東西。他能不能顛覆微博我不知道。但起碼當新的技術來臨的時候,這幫一無所有的年輕人,興奮地去擁抱它,勇敢地去追求它。這是這個時代最寶貴的現象。

“不要説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創業的主人。而這樣的人,最終會做世界的主人。

3、我的學習生涯

關於學習,我想再講一點我年輕時候的學習經歷。

我22歲來北京上大學。22歲上大學,不是因為我弱智,而是因為文化大革命, 27歲畢業。我上的是中央音樂學院,學的專業叫音樂學。我覺得自己沒有專長,但是我知道我的基礎學科實際上是文史哲,而文史哲最好的在北大。所以我大學期間最牛的經歷之一就是到北大聽課。

冬天早晨6點鐘起牀,走20、30分鐘,到民族宮坐15路車到動物園,再坐332公交到北大。路上得花我1、2個小時,到了那裏喝一口自來水就去上課,一上就是一整天。

靠什麼支持着我呢?是求知的渴望。

我在音樂學院的收穫不用説。但在北大當旁聽生的這兩年,為我後來在北大、新東方、真格基金的工作增添了更加豐厚的知識基礎。

畢業前後我感到迷茫。1985年那個時候工作沒有什麼選擇,要麼政府機關,要麼學術機關。所以後來我出國好幾年,回來創業過一年,但失敗了。1996年,我回到新東方。那時的老俞,已經摸爬滾打練就了一身金剛不敗的本領。我跟着俞敏洪學習創業,成了一名合格的創業者。

我為自己自豪的是,當我從一個學者、知識分子轉型為創業者的時候,儘管帶着種種的不適應,我還是迅速完成了這個歷史性轉型。

我是羅輯思維的忠實粉絲,如飢似渴地聽着羅振宇的專欄。在聽他説、在學習,每天每日,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羅振宇倡導認知升級,他也在升級着我的認知。包括他轉型五次,硬是創造了知識付費這個行當。從俞敏洪到羅振宇,我也很自豪成了他們的合夥人與合作者。這個過程就是我學習、成長、轉型的過程。隨着年齡的增長,人必然會對新生事物產生排斥和抗拒。但我想我會繼續保持着這種學習的心態,隨着時代成長。

什麼叫先知?春江水暖鴨先知。先知就是鴨,它到水裏去了,所以它知道水暖。而我總是被這個時代的先知們引導着、鼓勵着不得不踩到水裏去,最終自己也成為了一隻鴨——我知道春江水暖、桃花盛開。我經歷了技術的春天、創業的春天、各種各樣創新的春天。我會一直呆在水中。

前幾天我看到村上春樹一段話,看完大為感觸。立即轉給了我太太,和她共勉。我讀給大家聽一下。村上春樹説: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人變老不是從第一道皺紋、第一根白髮開始的,而是從放棄自己的那一刻開始的。只有對自己不放棄的人,才能活得不會老,老去的只是年齡,不老的是氣質。讓人不老的特質是必須有一顆童心,注重儀表,經常旅行,學習到老……

對於我來説,什麼是瞬間變老呢?就是當我對新的東西拒絕、反感的那一刻。作為創業者,大家很年輕,你要知道怎麼能讓你的企業持續捕捉到新的機會,一路向前,那就是去擁抱新的技術,做一個顛覆者,而不是被人顛覆。為了保持年輕,我願意跟黑馬營的同學們一起學習,一起前進。

謝謝大家!

徐小平答黑馬營營員問

黑馬營營員:您覺得像我們這樣的創業者學習社區,有沒有用區塊鏈的機會?如果我們被區塊鏈顛覆,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方式?

徐小平:實際上我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區塊鏈的應用是一個大問題。我研究到今天,説實話還沒有見到一個消費級的區塊鏈真實應用。但我想它肯定會出現。互聯網是多少年後才有了盈利模式的?區塊鏈的應用和模式,一定會出現,也一定會出現在教育領域。

黑馬營營員:我現在最焦慮的事情是對學習的焦慮,我的精力非常不足,最近莫名其妙地眩暈,總是覺得時間不夠,每天各種信息都來不及看,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徐小平:如果你有頸椎病的話就要按摩一下……知識爆炸、信息爆炸是永恆的話題。知識分為兩種:一種是應用知識,一種是基礎知識。到了咱們這個年齡,還是以應用知識為主。

你要把這個行業的知識研究透,這裏面涉及到學習的取捨問題。王強(創業家&i黑馬注: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飽讀詩書、非常博學,他幾乎把一生都獻給了讀書這件事。

有一次我和俞敏洪、王強出差。俞敏洪在處理電子郵件,我在打遊戲,王強在看書。當時他讀的是一本法語書。我和老俞假裝謙卑,實際上是想測試他到底讀了沒有,結果人家把整個書的內容講得頭頭是道,我們當時就服了。

讀一本書可能會花費你幾天的時間,而且還不一定是應用知識,因此你要學會如何學習,學會如何取捨。時間管理和健康管理就是一種需要學習的技巧。

黑馬營營員:我是做養老行業的,您到了需要養老的年齡以後,會不會選擇在國內養老?如果您在國內養老的話,您是青睞高大上的建築,還是温馨的服務?

徐小平:我兩個都要。日本的養老行業非常發達,因為它是一個老齡化嚴重的國家。大家知道日本養老院都建在什麼地方嗎?日本養老院的地址一般都設在市中心,以便子女探視、老人社交;而中國的養老院都建在山清水秀、遠離都市、遠離人類、交通不便的地方。所以,將來養老的話,我一定會選市中心、離黑馬學院近的地方。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老牛(創業家&i黑馬注:黑馬學院董事長牛文文)一起慢慢變老……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創業者一起慢慢變老。當然肯定是年齡最大的我先變老……不過也不一定,因為村上春樹説:人不是慢慢變老的,而是瞬間變老的。我希望大家都在創業中永葆青春,永遠不老!

關鍵詞:徐小平 區塊鏈 創業

相關推薦:

創新力量集結上海,這些名字閃耀 ChinaBang Awards 2018

科技創投大摺疊:錢荒、資產荒同步上演的2018

徐小平忠告創業者:區塊鏈考驗人性 勿忘社會責任

徐小平:All in區塊鏈,他到底在下一盤怎樣的棋?

99%都是泡沫,創業者如何在區塊鏈泡沫中求生?

百信銀行獲得20億人民幣戰略投資;ZHO共享紙巾獲得3000萬港元天使輪融資…

李巖對話趙東:從欠債上億到成為公司創始人,我為何仍相信區塊鏈

“還在羨慕咪蒙助理月薪5萬?放區塊鏈行業這是常態

ONO徐可:創業者如何在區塊鏈泡沫中求生?

王強:天天把區塊鏈掛在嘴邊,是浪費生命,閒的沒事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