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有時候生活中的一些變化或者驚喜,會帶來更多的變化或者驚喜。就像我,之前去在商業中心聽到的都是:帥(pang)哥(zi),游泳健身瞭解一下。現在聽到的都是:帥哥,兒童英語瞭解一下,別走啊,還有美國理念的早教了解一下。這就是我為什麼會接觸早教的原因,估計你懂了:)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看漲早教行業

在經濟學中有個很簡單的公式:Y(收入)=P(價格)*Q(售賣商品數量)。那麼對行業而言,行業的餅能有多大,我們也可以從類似的角度來分析:

  • Y:行業的餅有多大,類似於行業整體收入;
  • P:單個孩子在這件事情上的花費,其中涉及到單價和復購率;
  • Q:教育是一種虛擬商品,可以暫時假定這個與對應年齡段的人口數量是正相關關係;

那麼早教行業的餅有多大,可以用和這個公式表示:

Y(早教行業)=P(花費)*Q(適齡人口)

—、適齡人口

在政策方面,2015年10月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公報指出:堅持計劃生育基本國策,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實施全面二孩政策。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出生人口數如上圖所示,雖然2017有所下降,但是在二胎政策開放後,這個趨勢應該還是上升,或者説,起碼不會持續下降,所以我們可以認為適齡人口的數量起碼是個穩定的狀態。

花費

此部分我們可以用PEST模型分析:P:political,E:economical,S:social,T:technological。

在P這個方面,我們國家有多重視教育,這個不用多説,同時在2016年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中更是強調互聯網教育與線下教育的融合。

在E這個方面,隨着中國每年的GDP的增長速度,其實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在增加,例如:2016年為23821.0,2017年為25973.8,而2018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063元,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6%。

這是全國數據,而我們可以看看我們周圍,為什麼“消費升級”可以產生?

如果大家收入是下降的,消費怎麼升級,既然現在消費升級如火如荼,那麼可以間接證明,大家還是開始變得更有錢。

而當大家都變得更加有錢,同時再有個小孩,那麼一場持續十幾年的“教育軍備競賽”即將拉開帷幕(身處此位,深有體會),而此時你將會體驗到一個“真理”:教育,是終極的奢侈品。而各個家長會給孩子為這類“奢侈品”持續不斷地買單。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資料來源:易觀《中國互聯網K12教育市場年度分析2017》

再來看S這個方面,上圖是易觀的數據,顯示對中國在線K12教育的預測,整個餅還是越來越大的,但是K12教育是大概從5到18歲的範圍,而很多家長相信“笨鳥先飛”。或者危機意識很足,在這場軍備競賽中不能輸在起跑線上,而慢慢起跑線就變成從懷孕那一刻開始,那麼幼兒園前期的教育市場的餅也會變得越來越大。

所以大家可以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

最後T的方面,現在錄播、直播、圖像識別、人臉識別、、聲紋識別、在線支付等技術針對在線教育都已成熟,基本不存在無法逾越的技術性難題。

所以綜上所述,即使Q(適齡人口)趨於穩定,但是P(花費)會上漲,也會導致Y(早教行業)會是一個持續增長的狀態。

二、需求&獲客

上面我們分析出Y(早教行業)會持續增長,但是這中間隱藏一個問題:為什麼適齡人口就會產生對應的花費,是否會有轉化?轉化率時多少?

如果想分析這個問題,我們必須理解“早教行業的痛點是什麼”。

那麼家長在教育/陪伴孩子的過程中的痛點有哪些?

當我思索自己為什麼會去參加金*貝、美*姆的課程時,有如下幾個問題:

  1. 不知道該如何早教,不太相信父輩那一套理論;
  2. 不想陪孩子尬玩,希望能玩出花樣,玩出素質;
  3. 有些知識自己不是專業,擔心會有錯誤,比如英語;
  4. 讓小朋友有一個社交的場所。

筆者認為針對前三條都能用在線教育很好的解決,同時線下培訓是家長和孩子一起上課,聽老師的指揮,但是很多活動內容都與當時的場地內容強相關,所以這些內容在家裏陪孩子時是不可用的。

而且當時只是為了完成動作,家長很難記憶這些陪玩的內容,導致到家後還是“尬陪”(筆者認為這個詞很關鍵)。而在線教育可以打破時間空間的界限,像學習一樣有預習、有聽講、有成果展示,

比如:

  • step1: 針對陪孩子的問題,我們可以利用APP來提前讓家長熟悉/掌握需要和孩子一起完成的任務是什麼,大概的步驟,需要注意和引導的點;
  • step2:針對上面説的預習,也可以有個小的測試環節,確保家長充分理解並且掌握,此步驟帶來的體驗不一定好,非必須;
  • step3:當在陪孩子的過程中,實際硬件不一定是手機或者平板,可能是音響、投影儀、攝像頭、體感遊戲機等硬件,然後通過語音、手勢等交方式來輔助父母將已經在APP上學習、初步掌握的遊戲進行下去;
  • step4:系統可以給出總結反饋,或即時反饋結。總結式反饋反饋當前遊戲成果,比方説:是讓孩子認識水果,那麼可以檢測孩子認識水果有哪些,這樣就馬上知道之前教的效果;如果是讓孩子進行某種健身操的鍛鍊,可以通過人體關鍵點檢測技術來給出即時反饋。

所以就將之前簡單的互動、陪玩,或者受到場地限制的互動、陪玩類的尬陪,變成有質量的陪伴,而且是有質量的、可碎片化學習的陪伴;其並且中可以融入素質教育的因素,就不再過度展開。

還有一層是社交。

在線教育比較難解決兒童的社交,因為他們的語音、文本交流都還沒有形成,更多是通過動作、眼神和肢體接觸,此時需要從線上走到線下,比如同一個小區內的在線培訓者的線下社區。

知道用户痛點,也需要有渠道去觸碰到用户痛點,以便獲得用户。關於獲客的問題,首先我們先思考如下幾句廣告詞:

預定玫瑰送摯愛的TA

愛她就帶她吃***

男士一生只送一人的鑽戒

這些廣告詞是説給誰聽的?

主要是“收禮物的人”,那麼我們試想下,早教服務的第一決策人是誰,第二決策人是誰,是否還有第三決策人。

筆者認為第一決策人是“家長”,早教行業的適齡人羣都還比較小,更不用説購買力,所以首先決策的因素家長是否認為值得。

而家長選擇教育培訓的主要因素如下: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3個方面説説:我為什麼看好在線早教

資料來源:億歐智庫《2018中國少兒在線英語教育行業研究報告》

第一決策如上所述,其實還有第二和第三決策人,也都是家長,家長可以感受到孩子在上課是是否快樂,可以感受到孩子是否有變化,可以感受到別人對孩子的評價,這個會創建反饋,而且是一個效果遞增的正反饋。

綜上,當我們知道痛點,並且可以提供解決方案,然後再通過有效的渠道進行傳播,那麼這個轉化率就很可能是不錯、不錯的。

三、硬件設施

有了市場,也大概分析出痛點,那麼該用什麼硬件來提高轉化哪?

嘗試分析下:

  • 手機:現在手機上操作的學習成本真的很低,孩子很快可以學會,但是手機上APP過多,説不準點到那裏去了,而且手機屏幕對孩子視力影響很大,所以筆者認為手機最大的作用是給家長預習課程、查看結果等來使用;
  • 音響:此設備能夠很多內容,比如英文兒歌、通話故事等,但是因為其交互形式單一,而孩子的語言發展還不完備,基本上就會變成一個可聯網的播放器,而我們希望“音響在指導家長陪孩子”;
  • 體感設備:現在小胖子越來越多,體感設備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在家裏也能提高運動意願,但是它需要其他設備的配合,才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我們在下面再詳述;
  • 投影儀:此設備最大的好處之一是不傷眼睛,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是觀看者的姿勢要求比較少,我們很少見到平躺在牀上看電視的吧?但是我麼可以平躺在牀上看天花盤上的投影內容,然後聽着對應的內容。想想哄孩子睡覺,看着天花板上的繁星講關於星星故事的場景;
  • 攝像頭:攝像頭和體感設備比,很大的優勢在於能夠識別笑臉,這個點在陪孩子的過程中很重要,因為“我”想看到還在開心小的那個片段,而這個點上體感儀做不到,同時攝像頭通過人體關節識別技術,也可以起到體感儀類似的能力。

而更好的,但是可能有點貴的方案是“各司其職的某種組合”。比方説:我們這個方案中即使用音箱,又使用攝像頭,音響可以發號施令,知道陪玩,同時音響通過笑聲、攝像頭通過笑臉識別等,持續記錄陪玩過程,後期給我輸出陪玩結果評估時,也給我輸出一些一家人其樂融融的視頻。達到以硬件記錄家庭生活的目的。

寫在最後

  • 由早教擴展到K12:對於早教行業,因為沒有特備明確的教學大綱,所以面臨有區域性升學信息帶來的壁壘很小,但是當用户在某個平台體驗到很好的早教課程後,對品牌創建信任,可以很容易從早教擴展到K12教育,而這個後面的市場將更大。
  • 終身數據及測評:數據的重要性自不必多説,那麼針對一個人來説教育數據是否重要,從早教開始記錄,結合K12教育,可以形成一份終身教育信息,同時可以提供各種維度的測評分析。
  • 團購+返利模式:老師和朋友可以發起早教課程的團購,然後可以拿到返利,通過這種方式來合理使用兩個用户最信任的信息路徑,提高轉化率,降低獲客成本。
  • 眾包:課程的開發成本很高,優秀的教師資源更是稀缺,但是家長想讓孩子學習什麼內容,可能千奇百怪、不勝枚舉,所以建議提供家長可以提需求,然後我們結合對應的教育理念、技術手段來實現。比方有些用户想讓孩子認識更多動物,有的想讓孩子分辨更多鳥叫聲,有的想讓孩子認識更多水果等。
  • 在線+硬件:在線數據、內容及分析,結合硬件方案,可以變成一個獨一無二、心有靈犀的私人老師。

教育,是終極奢侈品,而早教是進入這奢侈之路的開始。

#專欄作家#

代成龍,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智能硬件創業公司產品狗,從視頻巨頭公司到玩智能硬件的公司,繼續產品設計工作。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Pexels,基於 CC0 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