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編者按: 本文作者 Elliott Zaagman 是一名培訓師、組織變革管理諮詢師,專注於幫助中國企業走向全球化。通過採用全方位四維的模型,他幫助企業從內到外、充分的做好全球化的組織文化準備工作。想要聯繫他的,敬請查看他的Linkedin,或加他的微信(Id:ezaagman)、知乎和微博(ell小查)溝通。

在上週,似乎每個新聞媒體都發布了這樣一行消息:

“科技界一直在流傳着谷歌重返中國的祕密計劃。”

流傳?拜託, 只有八卦才會被流來傳去。這些八卦是老太太們在院子裏遛狗的時候才討論的事。這些八卦大都未經證實,沒有太多證據支撐。

自今年年初以來,谷歌在中國一直非常活躍,設立辦公室,進行重大投資,推出微信小程序,並在與騰訊達成交易後宣佈交易結果,很明顯谷歌與騰訊似乎正在合作,至少合作範圍在谷歌涉及中國市場的方方面面。從我在中國科技行業人力圈聽到的情況來看,谷歌自2017年以來就一直在中國積極地招賢納才,當然,可能比我知道的時間開始得更早。

The Intercept 上週報道谷歌祕密地開發了一款適合中國的搜索應用進程,這肯定是一條重大新聞。但這是2018年,夥計們。 搜索只是互聯網可執行的各種功能的一小部分。 不,谷歌並不打算迴歸中國。 谷歌已經迴歸中國了。 事實上,他們已經在那裏了。話雖這麼説,凡事都沒有100%肯定這一説法。 中國的環境總是處於變化之中。 然而, 事情發展的總體方向似乎可以預見:當大家在考慮中國互聯網不遠的將來時,谷歌將發揮一定作用。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但是,對於已經身處於競爭激烈的大環境中的其他競爭者來説,這意味着什麼呢? 好吧,在這迷局中,會有一些贏家,一些輸家,還有一些問題,等待我們的回答。

贏家:

中國互聯網的用户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中國兩大頂級搜索引擎百度和搜狗,在各自擅長的領域都是十分強大的。事實上,在2010谷歌的絕大部分抽裏中國市場時,如果那時候的百度還稱不上是中國互聯網的首選搜索引擎,但至少百度已經成長為一個引人注目的競爭對手。

但是,缺乏競爭壓力確實已經削弱了中國境內互聯網內容的質量,這個現象確實存在。

百度搜索由於道德問題多次引起中國網民的憤怒。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今年早些時候評論説,“中國互聯網用户對隱私不感興趣”時,這對於改善公眾對百度之間那脆弱的信任關係根本毫無作用。

百度,單純地作為一家公司看來,也並沒有像其他公司一樣樣表現優異。雖然首字母縮略詞BAT經常被用來指中國三大互聯網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但“A”和“T”卻將“B”留在了它們的尾氣當中。當騰訊和阿里巴巴的估值增長能與它們在硅谷的競爭對手相媲美時,截至2018年8月8日,百度的交易額僅為780億美元。這與騰訊的4300億美元,阿里巴巴的4580億美元,或谷歌的877億美元相比,百度與其競爭對手相比,相形見絀。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至少,谷歌在中國的存在會迫使其中國競爭對手更積極地參與競爭並提供更好的服務,谷歌同時也帶來了另一個好處。 Google搜索為全世界打開了一個進步的窗口。嘗試在百度上搜索任何英文內容。結果絕對不理想。即使遵守相對嚴格的中國互聯網法規,谷歌也極有可能為中國互聯網用户提供更多外網的搜索結果。

騰訊

憑藉微信,騰訊可以説已經摘得了那顆中國互聯網的皇冠上的寶石。通過對京東和美團 - 點評的重要投資,騰訊如虎添翼,有了兩個得力幫手。然而,騰訊與谷歌的合作關係,更有可能使騰訊的發展躍上一個新台階。

通過一系列的重要協議,谷歌正在與騰訊的合作正在不斷推進當中,這一點已經越發明顯,而且從戰略上講,這種合作關係,對於馬化騰的騰訊來説,更有意義。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受益於此合作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騰訊與國內競爭對手打交道時平添不少優勢。在搜索中,他們現在可以與百度相媲美,這還僅僅是個開始。據報道,谷歌還在為中國市場開發新聞集成應用進程。這一點尤為重要,因為中國目前的頂級新聞平台是由超級獨角獸字節跳動公司擁有和運營的今日頭條,騰訊在公開場合總是與之針鋒相對。 字節跳動公司的核心優勢是其人工智能驅動的內容推薦引擎,騰訊一直在努力跟上它們的步伐。這一點本來十分難實現,但是,如果可以運用谷歌的人工智能,那這對騰訊來説,可能不再是一個問題。

然後我們再來看看谷歌可以為微信帶來什麼。騰訊擁有的超級應用進程幾乎已經佔據了中國移動數據使用量的三分之一,並且微信一直在擴展其功能。微信支付已經處理了中國大量的金融交易,微信中的小程序對傳統移動應用進程也發起了挑戰。幾個月前微信開始提供購物功能,用户可以在其中瀏覽和訂購京東上的產品,這一切只需輕點擊幾下。如果谷歌搜索也被嵌入到微信中,那麼我們可以想象,大部分中國人在渡過他們數字化的一天時,完全沒必要離開微信應用進程,這個機會能令微信有效地形成自己的移動操作系統,覆蓋在Android或iOS之上。

最後,當騰訊向外擴張時,無論騰訊的全球野心觸角伸向何方,谷歌都會是騰訊最好、最合適的全球互聯網主頁合作伙伴,同時,谷歌還坐擁各種數據資源。

谷歌的股價

谷歌及緊隨其後的其他硅谷超級巨星的股票近年來一直持續飆升,他們的股東已經習慣了這種增長。然而,這種飛速增長隨着盈利能力的日漸低迷變得越來越稀缺,監管機構現在也以更加懷疑的目光看待着這些企業,谷歌需要找到一個新的增長引擎。中國的14億人口和大量仍在城市化進程中的人口,可能就是這個引擎。

中國的商業環境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中國的環境被許多外國公司質疑,許多人懷疑中國是否還是一個歡迎外國企業的國度。尤其是美國商界,曾經作為中國最強大的盟友,他們似乎已經失去了對中國的熱情。

通過歡迎谷歌迴歸,中國向全球商界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中國還是積極地敞開懷抱,擁抱世界。這種高調重返中國的大型公關確實能為中國的商業環境加分不少。

Facebook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Facebook緊密關注中國市場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已經像其他全球性公司CEO一樣卯足了勁兒,試圖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到目前為止,他的努力似乎無濟於事,但這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發生變化。如果中國願意為谷歌打開大門,那麼也許中國也會願意為Facebook打開一扇窗。上個月,Facebook在杭州還開設了一家短期存續的子公司。雖然Facebook面前長路漫漫,但似一切都在往好的道路上緩慢發展。

輸家:

字節跳動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由於谷歌熟練掌握內容集成、推薦以及擁有微信生態系統的粘性,騰訊團隊最終也可能推出有一個新聞應用進程,足以媲美今日頭條。由於字節跳動一直在中國互聯網監管機構劃下的界限上左搖右擺,如果有一個強有力的替代品出現,中國政府將有更多選擇,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對張一鳴領導的字節跳動公司實行監管。谷歌也是中國頂級人工智能工程人才的競爭對手,谷歌公司肯定會把目光投向字節跳動公司現有的一些頂級人才。這些人才現在的頭銜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獨角獸公司的一員”,但當谷歌迴歸中國,要再取得進一步的發展可能就變得有些艱難。

搜狗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中國第二大搜索引擎得到了騰訊的強力支持。在他們去年上市之前,騰訊擁有搜狗44%的股份,搜狗也是QQ消息應用進程默認的搜索引擎。但是,搜狗不是谷歌。眾所周知,騰訊利用內部競爭來推動產品開發,騰訊團隊可能會讓搜狗和谷歌做類似的比拼。看搜狗與谷歌競爭似乎有些於心不忍。我在這裏用個比喻吧,兩者若是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搜狗開着的是一台大眾汽車的高爾夫,而谷歌則駕駛着一台法拉利。

阿里巴巴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谷歌迴歸中國大猜想:五個贏家、四個輸家、三個問題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競爭中,阿里巴巴和騰訊已經相互對標。阿里巴巴擁有天貓和淘寶,騰訊擁有京東。阿里巴巴有餓了麼,騰訊有美團-點評,阿里巴巴努力向微信學習,試圖主導社交媒體,與此同時,阿里巴巴的雲平台也正在把騰訊甩在身後。

然而,谷歌和騰訊之間關於雲服務的合作似乎正在進行中,這可能會迅速抹去阿里雲已經形成的領先優勢。

阿里最明顯的反擊是與Facebook合作,並且有一些證據表明他們兩方已經開始考慮這些問題。如果騰訊可以與谷歌合作,讓阿里在雲計算方面的優勢化為灰燼,那麼阿里 - Facebook的聯盟將直搗騰訊主導社交媒體的“老巢”。

谷歌的品牌效應

谷歌在2010年退出中國時,這一舉動在一些外媒看來是佔據了道德的至高點,稱其堅定捍衞公司原則,絕對“不幹壞事”。當谷歌重新進入中國時,外國記者的批評聲不絕於耳,甚至谷歌自己的僱員都對此舉頗有不滿。

但我們要明確的是,用“不幹壞事”這四個字來解讀谷歌的撤退有點過於簡單化了。硅谷並不“好”,而中國的互聯網也並不“壞”,幾乎所有在中國或美國從事科技行業工作的人都知道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好與惡都是同時存在的。谷歌的撤退並不是要扔掉黑帽子選擇戴上白帽子,事實上,谷歌選的帽子總是灰色的。

但顯而易見的是,谷歌已經選擇了一條不利於其公司形象的道路,這已經引起了一些員工和用户的強烈反對,這些人原本以為自己在努力支持的是一間“好公司”。 今年早些時候,谷歌從其公司行為準則中刪除了“不幹壞事”這一條,引起了公眾恐慌。在僱員列出一堆缺點,反對谷歌與美國軍方進行合作,認為入不敷出的時候,谷歌公司依舊堅持放棄一個利潤豐厚的合同,而是在人工智能武器方面與美國軍方合作工作。

有些人認為,谷歌現在只是誠實地向公眾展示到他們一直以來處理道德問題的複雜性。而有些人認為,谷歌現在的行事原則正在摒棄谷歌一直以來堅持的核心。無論哪種解讀,我們都能看出谷歌這一品牌在公眾眼中的形象發生了一些搖擺。

問題來了:

阿里巴巴和Facebook:他們會不會也開展合作呢?

這兩家公司現在的關係就像《老友記》前幾季裏的Rachel和Ross,我們知道他們真的很般配,也知道他們兩方互相中意,我們只是不知道究竟什麼時候,他們兩方能夠水到渠成,喜結連理。

Facebook上個月在阿里巴巴總部所在地杭州註冊其短期子公司時似乎表明了他們的意圖。然而,就目前的現狀而言,我們能做的只是推測......

騰訊和谷歌也會在中國之外也會合作嗎?

顯而易見,騰訊擁有稱霸全球的雄心壯志,他們似乎正在與其他主要國際公司創建一系列聯盟。除了有據可查的與谷歌進行交易之外,騰訊也與沃爾瑪關係緊密,沃爾瑪剛剛宣佈對騰訊支持的雜貨配送服務達達-京東到家進行重大投資。

雖然這些聯盟似乎目前只專注於中國市場,但它們在中國以外的國家可能也可能具有極高的價值。隨着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繼續着其積極的全球增長態勢,谷歌 - 沃爾瑪 - 騰訊/ 京東“三巨頭”的組合可能會所向披靡。

你説的這件事是真的嗎?如果確實如此,谷歌可以在中國走多遠?

谷歌若能夠進入中國,這對谷歌來説意義深遠,對騰訊,以及出於多種原因,對整個中國都有很大意義。當然,這件看似簡單的事情背後要比我們想象的複雜得多。中國和美國都存在一些不利因素。

然後還有一個簡單的問題,即谷歌是否能夠真正成功打敗其在中國國內的競爭對手,順利與其在中國的合作伙伴開展合作?如果是,那麼合作形式又是怎樣的呢?谷歌不太可能像它的國內競爭對手一般瞭解中國消費者,而且谷歌對國內的大環境也並不瞭解。騰訊和谷歌的企業文化是截然不同的,兩方在實踐中的合作可能並不像在理論上的討論那樣和諧。

無論發生什麼,谷歌重返中國都能為中國的互聯網用户帶去整體利益,併成為中國互聯網行業觀察者們掛在嘴邊的一個有趣故事。

你,準備好“吃瓜看戲”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