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款社交APP多處遭“堵”下架,王思聰“神補刀”


全文共2665字,閲讀大約需要8分鐘


昨晚(16日),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在微博上表示,聊天寶已被騰訊旗下的一個手機應用獲取平台應用寶下架。

 


流水的社交

 

上午,雲歌人工智能公司CEO王欣(原快播創始人)發佈馬桶MT,主攻匿名社交;下午,今日頭條旗下抖音推出多閃,瞄準了年輕人的視頻社交;晚間,由錘子科技投資的快如科技則推出聊天寶,號稱集合聊天、新聞、電商、賺錢於一體,堪稱社交界的“趣頭條”。頗有向社交霸主騰訊宣戰的意味,一時間刷屏網絡。

 

不過鐵打的騰訊,流水的社交。這三款APP的下載渠道並不順暢。

 

14日晚間,王欣發佈微博“不知道你在怕什麼?”,並配有馬桶MT官網鏈接在微信內被停止訪問的圖片。此後晚些時候,王欣再發微博,稱“騰訊大王卡短訊也封了馬桶”。

 


除了聊天寶,馬桶MT和多閃也均無法在應用寶中搜索到。此外,蘋果APP Store和部分安卓手機應用商店也搜索不到馬桶MT和多閃,小米應用商店則顯示上述兩款APP正在內部優化。聊天寶仍可在蘋果APP Store和小米應用商店下載。

 

一張王思聰微信朋友圈的截圖顯示,王思聰並不看好上述三款APP,他評論稱:3個產品都是垃圾,沒有機會。

 


匿名社交會傳播負能量?

 

王欣在微博上寫道:“新的社交產品應該能讓朋友圈重新創建連接,我們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樣的長連接的聊天溝通產品。”

 

王欣對“馬桶MT”的名字進行了解讀,這實際上來源於劉德華的歌《馬桶》,正如歌詞所寫的:每一個馬桶都是英雄,只要一個按鈕他會衝去你所有煩憂。據《經濟觀察報》報道,王欣在取名“馬桶MT”,是希望這款匿名社交軟件能緩解一定的社交壓力,像家裏的馬桶一樣,你可以隨便吐槽、大喊。

 


王欣和馬桶MT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於,匿名社交可能帶來的社會負面效應。

 

騰訊公司創始人馬化騰也在微信朋友圈評論:“先讓家裏人用起來再説吧,負能量的匿名社交是旗幟鮮明地反對的,沒得説”。騰訊公關總監張軍也表示,“用產品説話”。

 

天使投資人蔡文勝在朋友圈發文指出,馬桶走的匿名社交,吐槽告密是個需求,會是一個社交補充,但匿名帶來黑暗面和負能量,很難維持長久,特別面對嚴厲監管是最大挑戰。

 

在互聯網的最初十年,匿名一直是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虛擬的網絡,你就可以有一個新的人設,沒有人知道你真正的身份。

 

2014年初,匿名社交APP鼻祖Secret自上架以來9個月內估值突破1億美金,在最鼎盛時期,Secret在巴西、瑞典、以色列、墨西哥等8個國家App Store下載榜名列第一。

 

但9個月後,這款擁有1500萬用户的APP便宣佈關閉。

 

在國內,截至2016年9月底,匿名社交應用無祕在九大移動應用分發平台上累計下載量已達1674.3萬。但今天,無謎已“匿名”下線多日後再次更名上線且不温不火。

 

還有整改前的脈脈匿名吐槽(現在的職言)。人們確實有窺私的需求,迎合人性之惡很容易,分寸一旦把握不好,就會引火上身,4chan裏的色情低俗、無祕裏的網絡暴力、secret裏的負能量聚集……而馬桶MT似乎一開始就沒打算防患未然,據瞭解,才剛上線不久,這款App被各種“資源羣”攻陷。

 

羅永浩發佈了“子彈短信”的升級版“聊天寶”。

 

2018年,子彈短信月內註冊用户突破700萬,App Store社交榜連續13天佔據榜首,一週之內獲兩輪融資。

 


但在羅永浩也表示,很多人下載了發現沒有熟人,很快就棄之不用了。

 

所以,在新推出的聊天寶具備語音消息自動轉換成文本的功能,同時發送給對方。聊天寶在APP頂部還增加了生熟朋友的功能,將生朋友和熟朋友分類,在加好友時就能設置分組,減少干擾信息。還添加的“領錢”欄目。

 

有產品經理調侃,“聊天寶”就是“集拼多多+支付寶+趣頭條+子彈短信+微信+N個產品於一體的大雜燴!”

 

羅永浩現場表示,目前已和中國移動的「和飛信」達成合作,支持一鍵邀請手機通訊錄的好友,通過模板羣發短信邀請用户,一次性可羣發500-1000條短信,另外,拉新過程中的邀請者和被邀請者均可獲得紅包補貼。

 

邀請者每邀請一位用户可獲補貼1.5元,被邀請者也能賺到5毛錢。全部羣發短信費用全部由聊天寶和中國移動承擔,但提到補貼紅包提現,他表示暫不支持立即提現,後續會在App發佈規則。

 

聊天也給錢;看新聞也給錢;購物也給錢……可以吸引大量對收益敏感的用户,我們所瞭解的趣頭條就是運用了這種商業模式,也確實吸引到用户了。

 

蔡文勝認為,聊天寶最難生存,如果聊天寶主打談情説愛的交友方式,或許有機會成為另一個陌陌。


騰訊出手

 

騰訊在第一時間堵住了他們三個的所有鏈接在微信內部的傳播。

 

從去年開始,微信封堵外部鏈接的動作就越來越頻繁,受害者包括網易雲音樂,第三方短視頻 App 等。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電商平台的 App 通過“亂碼”——“淘口令”和“吱口令”。通過一個奇形怪狀的字符串,生成連接,複製後粘貼到App 自動識別。這樣是微信無論如何也無法封堵的,多閃用的就是這一招。

 

有網友表示,微信“被架空”其實已經在發生了。

 

在現有的移動互聯網之下,全民手機裏都已經有了一個微信,而且它在滿足基本的聊天等實用功能方面已經做的足夠好。所以現在指望哪個 App 再去顛覆微信,肯定是不現實的。

 

例如,你要花一個小時時間刷抖音,就不可能再花同樣的一個小時在微信上,微信將大量網絡關係強行拉回現實,但你跟抖友之間的關係,就像最初互聯網萌芽時期,僅僅是存在於虛擬世界的沒有瓜葛的方式。你關掉抖音/多閃這種“虛擬生活方式”,回到微信熟人圈那種“現實的生活方式”,一切都很自然。


對抖音存量用户的爭奪,才是多閃最有看點的地方。抖音早就有了推薦的功能,刷抖音時不時就會刷到熟人。這一次的多閃,則是抖音私信功能的“超強升級版”。如今多閃從抖音剝離,但是又強烈依賴着抖音。


抖音今天也公佈了最新用户數據,截至2019年1月,抖音國內的日活躍用户數超過2.5億,國內月活躍用户數超過5億。


但如果用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其實微信被架空的過程,早已經就是在不斷髮生的了。刷微博算不算“一個生活方式”?


刷知乎、刷淘寶、豆瓣,甚至各種新聞app是不是都能“社交”?然而這些,微信是不是全都無法掌控?

 

很有可能多閃會開創社交的新玩法。有人猜測微信已經開始不斷的設法扭轉人們走出微信,尋找微信之外的生活方式的進程,試圖繼續把人們留在微信這個應用之內。

 

微信除了限制第三方 App 外鏈這點外,至少可以允許在其他瀏覽器也可以看到公眾號文章評論,也可以微信掃碼登錄後點“好看”甚至讚賞。

 

互聯網學者劉興亮認為,顛覆微博的,一定不是另外一個微博;顛覆微信的,一定不是另外一個微信。模仿微信,是不可能超越微信的。“當一匹馬的速度足夠快時,很難再造出一匹馬去趕上它,最好的辦法是造出一輛汽車。但是,在汽車誕生之前,所有人都只是想要一匹更快的馬。”

 

(以上部分內容綜合整理自36氪、同花順等)

精彩回顧

格力電器董事會新年換屆,董明珠連任成功


同一天扎堆發佈社交產品,張一鳴、王欣、羅永浩,你看好哪一個


英國議會否決脱歐協議,工黨領袖發起不信任動議


關鍵詞:金融財經

相關推薦:

社交沒有第二春

三英戰微信?王思聰:都是垃圾……

深網|羅永浩、王欣、張一鳴的社交實驗,為何王思聰認為都沒戲?

叫板微信的三款App接連下架 還被王思聰“補刀”

王思聰怒斥三款社交軟件:都是垃圾,面對微信毫無機會!